2019年9月30日,一群穿着汉服的年轻人拿着古筝和琵琶,走到了悉尼歌剧院的街头,正值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他们在异国他乡,伴着音乐唱了《我和我的祖国》。据这场活动的发起者@听月小姐姐称,这是一场在悉尼三个地标进行的汉服快闪活动,旨在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向那些常把穿着汉服的游子当成日本人的西方人证明,“我们是中国人。”

什么是汉服?目前得到广泛认可的全称是“汉民族传统服饰”,也就是从黄帝即位到明末清初,汉民族所穿着的衣服。在互联网上,最为流行的款式有魏晋的齐腰襦裙、唐朝的齐胸襦裙和大袖衫、以及宋褙和明朝的袄裙马面等。

汉服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03年11月,工人王乐天穿着自己缝制的汉服走上街头,这被视为“汉服复兴运动”的起点,同为汉服爱好者的方文山在2013年发起西塘汉服文化周,鼓励年轻人穿着汉服,走到古镇的街头巷尾。关于为什么对汉服情有独钟,方文山在后来的采访中表示,“那种服饰的认同和归属,让我觉得不去推广很可惜。文化识别度可以转化为一种生活的调剂,然后再加上商业的价值。”他同时认为,汉服需要现代化。

2017年,演员徐娇穿着自创汉服品牌织羽集出品的汉服走上了威尼斯电影节的红毯,作为真爱粉,汉服穿搭也成为徐娇微博的日常更新内容,在社交媒体的助推下,汉服这个小众品类在2018年迎来爆发,越来越多的妹子穿着汉服来到景区甚至是购物中心,前《纽约客》记者何伟在来到成都后不禁感叹,“汉服是怎么流行起来的?我这次来中国发现好多人穿这种衣服。”

早在汉服成为一种现象之前,“古装”“中国风”是更被大众熟悉的词汇,随着千禧一代逐渐成为消费主流人群,生在国力增长期的他们对于服饰有了更为准确的界定,有据可查的“汉服”也逐渐取代中国风对于服装的模糊描述,成为一个独立的消费品类。2019年9月,中国风摄影品牌盘子女人坊对外宣布,将推出汉服品牌“从一服饰”,据他们的预判,汉服已经是一个十亿级的市场。

不仅是年轻的妹子,穿着传统服饰正在被一个大众消费群体接受。盘子女人坊对钛媒体表示,他们的客户群体呈现两极化,18-30岁之间的年轻用户群体数量居多,她们追崇中国风传统文化以及热门影视IP的影响,希望也能体验一把剧中人物。同时,40-60岁之间的用户群体也在飞速增加,这一代人对传统文化的感触也在变得愈发强烈。

“礼服”

在成人礼举办的3个月前,墨亭就决定穿汉服参加。他在淘宝找到了一家可以定制朱子深衣的店,说服自己,成为众多西服之中,穿汉服的那一个。

在墨亭的高中,会在高考前的一个月,给全体高三同学举办一次成人礼,每个人选择你认为最正式的衣服出席,完成人生从少年到成年的第一个仪式,也在这样的契机让墨亭发现,重要的场合大家都在穿西服,不知不觉中,以西方的礼仪为正统,“藏族的同学有藏袍可以穿,我们汉族的同学却没有,这就像一个漏洞一样。”墨亭说。

一年以后,墨亭上了大学,加入了学校的汉服社,每学期参加5到6次社里组织的集体活动,第一次穿着这样的“奇装异服”走到大街上,难免要应对来自路人的异样眼光,但想到还有同学和自己穿着一样的衣服,也就不会觉得不自然了,墨亭还有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他和他的同龄人“会把喜欢的东西通过穿在身上表达出来,不太在乎别人的眼光。”

汉服在年轻人兴起之初,它只是cosplay爱好者们下面的一个细分类别,刺绣、轻纱、长裙的设计让汉服在年轻人看来很美很仙,尤其受到女生群体的偏好。在社交媒体上,一个新词汇“破产三姐妹”,是Lolita洋装、JK制服和汉服的消费者们对这三种服饰的统称,动辄几千的价格,让这些衣服超出了年轻人的日常承受范围,便由此得名。而汉服作为其中之一,在coser们的助推下,也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

作为男生,站在十几个穿裙子的女生中间的墨亭有点像个异类,喜欢汉服的男生数量就像他们在文科班的数量,少之又少,一方面,男生穿汉服的初心并不会像很多女生那样,“为了美。”另一方面,低腰裙摆的设计对于男生来说,也会带来行动不便和心理上的尴尬。


本文地址:http://lianhanfu.cn/post/6.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